热点推荐: ·我在三人床上的错乱感情 - ·我的老爸有了NO.Three -
您的所在位置: 主页 > 亲子 > 好孕妈咪 > 妈咪保健 >
我的病成丈夫闺蜜鬼混借口 -
哇喔  2009-08-28 14:37  来源:   编辑:

  如果不是无意间看到胡惠惠的短信记录,我也许至今还蒙在鼓里,被他们卖了还不知道。

  那天在办公室,胡惠惠有事外出,手机忘在办公桌上。有人给她打电话,我替她接听了。接完电话我无意中看到她手机里的短信记录,一个熟悉的号码跳入眼帘,这个号码密密麻麻,足有几十条之多。我非常好奇和不理解,翻看内容,大多是“我爱你”“我想你”之类非常肉麻的男女情话。在“储件箱”里,我同样看到胡惠惠发给这个号码的大量的同内容的短信。

  我一下子懵了。身上立刻渗出一层汗珠,这些汗珠又好象变成细密的芒刺穿透我的身体直扎进我心里。我希望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,我看错了。

  那个号码不是别人的,而是我朝夕相处的老公李松涛的。

  我和胡惠惠不仅是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,我们还是从中学就相识的闺中密友,这么多年,我们分享了彼此太多的快乐和秘密,我不能相信这些短信所表达的更深层的、可怕的含义。

  胡惠惠回来,我把手机递给她:“刚才有人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  她看了看,若无其事地说:“知道了。”

  她的泰然让我疑惑,我让自己沸腾的心冷静下来:也许我多心了。平日她经常去我们家吃饭,有时天晚了我会让李松涛会开车送他回去,如果天不好,我就留她在我们家过夜,她和李松涛很熟,两个人相处很随和,看不出有什么特别。也许这些短信只是他们发着玩,不代表什么。

  晚上回到家,李松涛已经做好饭,在饭桌上,我故意说起单位的事,不时提到胡惠惠的名字,他也只是随声附和,和平时没两样。我心安了,不再把这件事看得很重。

  过了两天,在办公室,胡惠惠一面玩手机,一面自言自语地说:“话费用的可真快,才预交了100元钱,几天就花没了。”她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一下,因为早上李松涛出门前说了和胡惠惠同样的话,他还叮嘱我今天一定替他再预交两百元话费。

  我心里的疑虑又象荒草一样疯长起来,我请了假,打车去了电信局。因为李松涛的手机号码是用我的身份证办理的,所以我很容易就把他最近两个月的花费清单调了出来。还没细看,我的心已经全凉了,通话记录记载的几乎全是胡惠惠的号码,有时一天要通十几次之多。

  我呆呆地坐在电信局大厅里,周围人来人往声音嘈杂,但我感觉不到。我想不明白,一个是我最亲的老公,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,他们居然纠缠到了一起,这种打击实在太沉重了。

  两年多前,我和李松涛经人介绍相识。他是公司的普通职员,家境、学历也一般,我家里人很反对,但是我对他一见钟情,他长的高大英俊,又浪漫多情,是我理想中白马王子的形象。父母见我态度坚决,也就默认了。

  一年的甜蜜恋爱生活,我们的感情也瓜熟蒂落。我父母为我们买了新房,怕李松涛上班路远,又为他买了一辆“宝来”。一切都按部就班进行,但是就在结婚前夕,发生了一件让我至今都无法忘记又难以对外人启齿的事。

  那天深夜,我突然接到李松涛的电话,让我带5000元钱,到一个市郊的派出所找他。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一时手边又没有这么多现金,幸好我父母每天都把做生意的钱带回家,我偷拿了一部分,心急如焚地打车去了他告诉我的派出所所在地。

  到了那里,我才知道他是因为嫖娼被拘留了。得知真相,我浑身不停地发抖,我默默交了钱,把他从派出所带出来。

  他说:“对不起!”

  我不语。不知该说什么。心里又失望又悲伤。

  回到他的住出,他突然跪在我面前,痛哭流涕地说:“我很爱你。我是喝醉了酒,一时犯浑,你一定要原谅我!”

  这件事像烧红的烙铁一样压在我心上,让我倍感挫败和耻辱。

  这件事,我谁都没说,包括胡惠惠。我怕李松涛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。胡惠惠第一次见他,背地里不停地撇嘴:“长的帅,是花心萝卜吧!”我只笑笑,不理她。李松涛是个温和的男人,对女孩子很体贴,虽然起初胡惠惠对他很冷淡,但他爱屋及乌,因为她是我的朋友,他对她也格外温和。后来他开上了“宝来”,我的工资全贴给他花,他出手大方,气度不凡。时间久了,胡惠惠悄悄对我说:“越看李松涛越顺眼了。你真有福气。将来我找老公也要找他那样的。”当时我听了,心里美滋滋的。现在出这这种事。她虽是我的闺中密友,我却不能对她提半个字。

  为防夜长梦多,我们比预定婚期提前了两个月。结婚后,他很体贴我,尤其是我怀孕后,他什么家务都不让我做,我感到很幸福,觉得当初的退让没有错。

 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,别人家皆大欢喜,我们却承受了致命的打击。孩子出生前脐带绕颈,我几经生死,挣扎了一天一夜才把他生出来,我的身体受到很大创伤以至产后大出血,孩子出生不到五分钟就窒息而死。我欲哭无泪,时昏时醒,整整躺了两个月。这期间,只要有时间他就陪着我,不停地给我安慰。我身体瘦弱不堪,不要说正常的家务,连夫妻生活都不能应付!对李松涛我觉得很抱歉,但是,他并没有不满,这让我苦涩的心有了慰籍——我们经历了生死考验生应该是患难夫妻了。

  但是,如今手机里的短信却让我拿到了他不忠的证据,外遇的对象是我最好的朋友,这种双重伤害让我齿寒心冷。仔细回想,并不是没有蛛丝马迹的。李松涛近来对我的淡漠,胡惠惠频繁出入我家,每次李松涛送她回去都要到半夜才回来。这些迹象都表明他们早已暗渡陈仓。只是,如果我不是亲眼所见,我怎能相信我“引狼入室”,我的丈夫和好朋友会双双背叛我?!

  回到家,我把电话清单摔到他面前,让他给我一个解释。

  他很吃惊:“你怎会发现?”

  我气结:“是啊,在你们眼里,我一直都是一个愚笨的女人!我是太相信你们,这也成为你们伤害我的武器!你们太残忍了!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我?!”

上一篇:我临产前婆婆突然闹自杀 -
下一篇:孩子出生后好丈夫变坏男人 -
网友评论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
更多新闻
更多关于  绯闻女孩,气质,女孩  的新闻
图文精品
特别推荐
Copyright © 2009-2010 哇喔 All Rights Reserved
浙ICP备09044919号-1